泡泡玛特市值逼近千亿港元 核心能力却不是“盲盒”?

原标题:泡泡玛特市值逼近千亿港元 核心能力却不是“盲盒”?

本报记者 谢若琳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上市首日,泡泡玛特股价大幅高开,开盘涨超100%,市值一度破千亿元,最终报收于69港元/股,涨幅79.22%,市值953.29亿港元。

泡泡玛特创始人、CEO王宁在上市仪式现场表示:“我们开创了一个品类、一个行业,打造了一个关于潮流玩具的生态体系,让一代年轻人了解到什么是潮玩,并在这个时代留下了关于潮流玩具的文化印迹。”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潮流玩具指巧妙融合了潮流文化及内容的玩具。按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增速计算,泡泡玛特已是中国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其中,按2019年零售额计算,泡泡玛特在中国潮流玩具市场的占有率为8.5%。

“盲盒很早之前就出现了,这只是一种营销手段而已。本质是这种玩法满足了人们对美好、愉悦感的天性使然的追求,其次是一种个性表达、情感寄托,以及收藏的愿望。”华兴资本董事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包凡表示,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而是将设计、供应链,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形成了平台化能力。”

潮玩经济崛起

2010年,泡泡玛特在北京成立。王宁在最初创立公司时,对标的是香港公司“LOG-ON”的销售模式,定位“潮流生活小百货”。2015年,公司开始尝试推出自营潮流玩具,次年取得Molly的IP授权并引入盲盒玩法,当年6月上线潮流玩具社区“葩趣”APP,开启向IP孵化运营商的转型。

2017年开始,泡泡玛特不断向潮玩上游产业链衍生,通过自有IP创作以及和艺术家、IP提供商合作,陆续挖掘大量IP资源。同时,公司也在拓展线上线下销售渠道,举办大型国际潮流玩具展,完善销售网络。回顾过去10年发展,泡泡玛特不断探索,实现了从渠道商到潮玩全产业链平台的成长之路。

根据泡泡玛特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总营收8.18亿元,同比增长50.5%;净利润为1.41亿元,同比增长24.7%。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及56个非独家IP,并有360万名注册会员。

另一方面,在消费升级、代际更迭的新消费需求下,潮玩市场蓬勃兴起,盲盒、潮流玩具成为火热的一个新兴市场。根据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潮流玩具市场规模不断扩容,从2015年的63亿元升至2019年的207亿元,预计今年有望达到262亿元。

潮玩行业护城河如何建立?

一位行业分析师认为,泡泡玛特的核心竞争力首先在于其强运营的IP资产。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共运营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以及56个非独家IP。而这些IP的背后有着泡泡玛特多元丰富的设计师资源去加以支撑,其作为行业的先入局者,艺术家、设计师方面占据先机优势,进而利于其IP的有效孵化与产出。

“其次,泡泡玛特凭借其对细分行业的熟悉程度,在对IP进行商业化运作、打造爆款上不仅占据先行的资源优势,也有具备洞察行业趋势的眼光。在Molly爆红后,Pucky、Dimoo等系列也在强势崛起,在其精细化的运营之下,不断加固了消费者黏性。2019年泡泡玛特注册会员的整体复购率为58%,高于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十大玩家的平均整体复购率(50.4%)。”上述分析师表示。

目前,泡泡玛特已成为覆盖潮流玩具全产业链的一体化平台。截至2020年6月30日,泡泡玛特的销售和经销网络主要包括:位于中国33个一二线城市主流商圈的136家零售店;位于62个城市的1001家创新机器人商店;此外,还有天猫旗舰店、泡泡抽盒机、葩趣APP等线上渠道、潮玩展以及批发渠道等。

此外,泡泡玛特已开始建立海外销售渠道,计划进一步扩展业务至亚洲、欧洲及北美市场。目前,泡泡玛特已在21个国家和地区建立分销网络。

在创投圈,泡泡玛特一直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IPO前,泡泡玛特的主要机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黑蚁资本、正心谷创新资本、华兴资本、蜂巧资本等。

其中,华兴资本在泡泡玛特Pre-IPO时进入,彼时泡泡玛特已经达到25亿美元估值。2019年,包凡第一次与王宁见面时,提出了三个问题:“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泡泡玛特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企业? 你为什么觉得你自己可以做成?”

“王宁是一个思路非常清晰的人,话不多,但是你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有一股韧劲在。”包凡说,“这个交易我们从决策到投进去只用了20天,我的风格就是这样,只要看准了就会立刻出手。”

目标是“中国的泡泡玛特”

“只有做成一个长期的生意,才能产生滚雪球式的规模效应。”包凡认为,“我们一致认为潮玩只是泡泡玛特的一个开始,未来(公司)还可以成就非常多的事业:第一,通过拓展IP、下沉市场、海外市场不断吸纳更多人群;第二,可以跨界,做电影、主题公园等等,满足消费者更多的精神需求,这些也都是可以讲的故事。未来泡泡玛特可以做成一个以IP为基础的大娱乐平台。”

事实上,泡泡玛特并不“缺钱”。“泡泡玛特不像互联网企业需要烧钱。公司的现金流非常不错,这样的公司实际上没太多理由要拿机构的钱。回归泡泡玛特这个项目上更多的是机构之间的竞争,大家的钱都是钱,不一样的地方是除了钱之外,机构还能为公司提供哪些资源。”包凡表示。

业内曾有声音认为,泡泡玛特是中国最接近迪士尼的公司。

包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接近迪斯尼不代表完全照搬迪斯尼,大家做的都是基于IP基础上的综合娱乐平台,但两家公司很难一一做对比,IP不一样、人群不一样、时代不一样,但大的方向上(综合娱乐平台)肯定是他想努力的方向。

王宁认为,相比做“中国的迪士尼”,泡泡玛特的目标是更要做“中国的泡泡玛特”。未来,泡泡玛特将用自己的方式孵化和运营商业化IP,公司近期投资的电影《哪吒重生》将于2021年初上映,Popmart land乐园项目也将在北京建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