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第一股”来了:盘中市值超千亿港元 A股相关概念却纷纷闪崩

原标题:“盲盒第一股”来了!盘中市值超千亿港元,A股相关概念却纷纷闪崩,这门生意能否持续吸金?

“盲盒第一股”今日亮相!

泡泡马特首日开盘涨超100%,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港元

1210日,“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定价38.5港元,超购近356倍,冻资2237亿港元,一手中签率15%。从暗盘认购情况看,泡泡玛特备受投资者追捧,富途暗盘涨超100%,报收79.25港元/股,最高达到81港元,成交金额达4.73亿港元。

12月11日,泡泡玛特正式登录港交所,开盘涨100%报77.1港元,市值突破千亿港元,盘中最高价为81.75港元,截至午间收盘,涨幅回落至81.82%,报70港元/股,市值为967亿港元,动态市盈率达183倍。上午成交金额61.81港元,换手率达5.94%。

根据聆讯后资料,公司执行董事兼CEO王宁持股49.8%,红杉资本持股4.39%,华兴资本持股1.75%。按照当前公司967亿港元的市值,出生于1987年的创始人王宁及妻子身价已经突破400亿人民币。

A股相关概念股今日股价闪崩

据粗略统计显示,目前共有9家上市公司已涉及潮玩盲盒领域。1211日上午,9只股票纷纷大跌,其中奥飞娱乐和高乐股份闪崩至跌停,创业板上市的金运激光大跌13.75%

奥飞娱乐此前表示,公司通过潮玩商品进入年轻人市场,推出“阴阳师”IP的盲盒、手办等系列产品,并在年轻人核心聚集网站Bilibili以及名创优品、伶俐、三福等年轻人爱逛的线下门店进行销售,市场反馈情况良好。截至午间收盘,奥飞娱乐报收7.22元/股,市值为98亿元,跌停板上封单13.7万手。

据高乐股份在互动平台披露,其在该领域已深入布局,公司已设立专门的潮玩事业部,负责盲盒等产品的开发、市场推广和运营。2021年公司计划至少推出十二个系列盲盒产品。目前公司已开发了迪士尼TSUM TSUM 甜品屋盲盒系列、彩虹屋盲盒系列、魔法奇幻秀盲盒系列、木兰从军盲盒产品系列等。截至午间收盘,高乐股份报收2.9元/股,市值为27.5亿元,跌停板上封单33.7万手。

毛利率超60%,三年时间净利润激增近300倍,盲盒生意如此吸金?

2017517日,泡泡玛特在新三板挂牌。2019412日,泡泡玛特从新三板完成退市。退市完成前,市值为20亿元人民币。泡泡玛特当时称,退市是根据公司的业务发展计划作出的商业及战略决策,且泡泡玛特董事希望通过港交所获得更多接触国际及市场的机会。

2020年6月1日,泡泡玛特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据悉,泡泡玛特本次募资主要用于为泡泡玛特的消费者触达渠道及海外市场扩展计划拨付部分资金;用于为潜在投资、收购本行业价值链上下游公司及及与该等公司建立战略联盟拨资;用于投资技术举措,以增强泡泡玛特的营销及粉丝参与力度及提升业务的数字化程度;用于扩大泡泡玛特的 IP 库;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2020年上半年共卖出1350万个盲盒,收入8.17亿元,毛利5.33亿元,经营利润2.08亿元,期内利润1.41亿元。在2017年-2019年三年时间内,泡泡玛特净利润激增近300倍。毛利率亦提升明显,从2017年的47.6%增至2019年的64.8%,显示了非凡的吸金能力。

泡泡玛特的“盲盒”营销模式和疫情期间发力线上抽盒机,帮助其实现了极快的营收增长,2020年前三季度,泡泡玛特的营收从2019年同期的10.34亿元增加49.3%至15.44亿元。

上海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出版传媒系副系主任王月琴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盲盒热本质上是一种“惊喜经济”。她认为,“惊喜经济”会创造出意想不到的精神价值与物质价值,是产生心理愉悦机能的便捷手段,它可以让用户在简单的购物中感受到不平凡的刺激和震惊,通过不高的经济代价获得较多的喜悦,且能通过圈子在交流分享中完成社交、得到共识和身份认同。

这样的高增长可持续吗?

从泡泡玛特的业务模式来看,“IP是公司业务的核心”,其需要越来越多的IP来保持其对消费者的新鲜度。

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泡泡玛特运营了93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5个独家IP及56个非独家IP。其中,自有IP包括Molly、Dimoo、BOBO&COCO、Yuki,独家IP包括Pucky、the Monsters等,非独家IP包括米老鼠、Despicable Me、Hello Kitty等。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泡泡玛特目前销量最好的两个自有IP(Molly和Dimoo)都是收购而来。

其中,“爆款”Molly带来的收入贡献,已呈现大幅下降趋势。

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基于Molly形象的品牌产品所得收益占比分别为89.4%、62.9%、32.9%及16.3%。

对此,泡泡玛特也意识到了单一爆款IP的局限性,“公司并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能一直保持在其现有水平,如果Molly受损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则将面临没有替代品的困境。”

此外,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通过雇佣全职设计师自主开发的9个自有IP,其中表现最好的Bobo&Coco,2020年上半年收入是3294万元,占营业收入的4.8%,而剩下8个IP的收入占比不到0.5%。

另一方面,泡泡玛特与合作艺术家创作的独家IP,也需要更漫长的时间巩固。

尽管独家IP在泡泡玛特自主开发产品中所得收益占比从2017-2019年逐年提升,分别为10.6%、31.2%、43.2%,但是收入贡献尚未过半。

独家IP需要选定艺术家授权,也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招股书显示,“IP授权协议的期限亦可能构成风险,因部分产品根据授权协议开发,授权期限通常在1-4年,其中有的不会自动续期,届时不再有权出售产品,可能对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东吴证券曾在研报中指出,潮流文化迭代过快,泡泡玛特的核心IP生命周期老化加速,将直接影响公司业务。

不过,也有机构人士认为,要用长远的角度去看泡泡玛特的市值和估值,不应该局限在玩具或者盲盒本身,更多的要看到抽盲盒过程中的情绪价值。

当前估值是否虚高?

关于泡泡玛特是否存在估值虚高的问题,华兴资本董事长、CEO包凡此前曾公开表示,判断一个企业估值“贵或便宜”,不能只站在今天判断,应该从长期主义的角度出发,看相对未来的价值,即企业在未来5-10年是否能够实现高速成长。

包凡认为,“目前泡泡玛特已经形成了一个平台化的生态闭环——从上游设计端,挖掘优秀艺术家和作品的潮流玩具展,到中游销售渠道等供应链体系建设以及下游潮玩文化社区。”

值得注意的是,华兴资本旗下华兴新经济基金参与了泡泡玛特IPO之前的最后一轮融资。

企查查数据显示,泡泡玛特至今为止一共完成了8轮融资,投资方有启赋资本、华强资本、黑蚁资本、金慧丰投资、正心谷创新资本和华兴新经济基金等。

潮玩市场正处于爆发式增长阶段,入局者趋之若鹜

天猫发布的2019年《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潮玩手办排名第一,其中盲盒收藏成为硬核玩家数量增长最快的领域。据悉,每年有20万硬核玩家,一年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块。有些疯狂的消费者,一年甚至要花上百万。数据显示,潮玩粉丝主要集中在95后学生群体和90后白领大军。地域分布则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学生群体月均收入较低,但潮玩粉丝6成以上为购物达人,消费意愿高。盲盒潮玩受众中,女性占比超80%,年龄集中在18-35岁。

招商证券12月8日发布研报表示,2019年中国盲盒市场规模约28.8亿元,按照未来三年盲盒在男/女目标受众渗透率达10%/20%、人均消费盲盒数9个/年估算,2023年中国盲盒市场规模可达228亿元。从潮玩产业看,2019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约207亿元,考虑到目前潮玩人均消费基数低(2019年人均潮玩开支约72元/人/年),且伴随潮玩产业成熟,行业有望保持高景气度发展,假设2020-22年潮玩人均开支增速保持在过去三年35.8%的平均增速水平,预计2022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达550亿元,泡泡玛特作为头部公司将率先受益行业发展。与此同时,伴随公司业务向海外扩张,海外业务将为公司收入带来新的增量空间。

据有关咨询公司观察,目前除泡泡玛特外,名创优品、酷乐潮玩、杂物社等都已推出自己的盲盒。据悉,酷乐潮玩在全国已拥有200多家线下门店,其盲盒销售额也已经累计过亿元。近日,名创优品也将推出新品牌“TOPTOY”,抢占潮玩市场,该品牌首家门店将于12月18日在广州正佳广场开业,并计划在2021年1月陆续登陆深圳、重庆、西安等城市。和泡泡玛特主攻IP盲盒不同,TOPTOY的定位为亚洲潮玩集合店,聚焦10-40岁男女消费群体,产品覆盖盲盒、艺术潮玩、日漫手办、美漫手办、娃娃模型、拼装模型、积木七大核心品类,商品价格为39元至上万元不等。作为其上市后的首个动作,TOPTOY的出现或成名创优品新的盈利增长点。有业内人士表示,名创优品想要赶个“晚集”,主要是想走一条差异化的路子,进而在潮玩大类突破业务瓶颈。

面对潮玩市场趋之若鹜的入局者,在上市以后,泡泡玛特如何强化自身优势、挖掘新的增长点、保持持续盈利,将成为企业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发表评论